墓园石玫瑰
滴血旧白骨
漫漫杀人夜
喑喑待晓天

【凹凸】龙之至日


脑洞,无限搁置中,但想让它被看到,混更

西幻末世,雷安友情向,雷卡亲情向
没有永远的敌人啦,个人立场和家国天下比起来根本屁都不是,同理感情亦然。窝观点里亲>友>爱>嗜>恋,信仰压它们五个一大头。
虽然我很喜欢看极端环境下的英雄抉择,但对英雄来说,凡人的极端环境早就是他们的日常了吧。抉择也是,动辄生死,血与牺牲稀松平常,人们烦恼今天中午该吃什么,他们烦恼龙和恶魔该先怼哪个,折条腿断条胳膊大概就和普通人刷牙时发现牙龈出血差不多的程度。我并非喜欢看英雄经历痛苦,我喜欢看痛苦经历他们,英雄赋予痛苦意义,命运有塑人之工。人是事件集合的折射,是更高意志活动的产物,从人的命运里或许可以窥得世界的头脑,被赋予“神”的概念的存在本能,规律。

概要:大陆上还有两座城市尚未沦陷:中廷和其卫城。中廷里有人类的火种,卫城里有两位英雄。

全员佣兵/赏金猎人设定,除了一窝海盗一名骑士一位魔女一位召唤师……
……_(´□`」 ∠)_
还有遥远的东方的一条龙,他的名字就叫螺丝
是幼龙。有人组队偷嘉吗?

巨龙来袭前,城市里的人们

计划挑战压抑沉重喘不过气的死亡预感,对家乡的爱与留恋与保护,两者间的矛盾,还有在死亡间隙中试图抓住自我安慰般生机的自欺一样的虚构希望。

“死亡滚滚而来,死亡轰鸣而来,死亡呼啸而来——”

“不对。死亡穿曳地长裙,闲庭信步而来,城市是她的后花园。你猜她会不会捏着朵我们见过的玫瑰?”

“我管她是捏着玫瑰还是狗尾巴草。”雷狮抹了把血,“她要是跟我表白,我就把她锤破相。”
“真粗暴。对女士应当温柔些,”安迷修笑了声,“至少她给每个人都准备了吻。”

“哈哈,过时的骑士那一套。你要接受?”

“希望她原谅在下拒绝。”

“看看我刷到了什么——别来无恙啊,‘双剑的安迷修’。”

“请别挤兑我了,你能好到哪里去?”

“节哀。”

“节什么哀?我和卡米尔偶尔也会分开行动。”

“……”

“帕洛斯和佩利吗?上星期已经节过了。”

“不知道我将来会不会变成亡灵骑士。”

“你还是省省吧,老实点儿入了土,免得祸害那几位僵尸新娘。”

巫妖鬼狐

安迷修的一只手尸化腐烂了,裹着白布,断掉的凝晶插在小臂上,防止尸化扩散。他坐在小巷墙根是因为一条腿断了,走不了。亡灵士兵来袭时他用坏手为雷狮挡了一击,雷狮执意要背他逃跑。
“少磨磨唧唧。我缺个人给我挡剑。”

雷狮状态则好得多,他身上有卡米尔的血缘加护,这是种以加护者的魔力与生命力为代价,以亲族的血为纽带的强大祝福,效果达到了禁术级。
但他不知道。这是崭新的祝福,生效时间还没超过三小时。安迷修看出来了。

嘉德罗斯在灾难爆发时第一个站出来,与三头骨龙同归于尽。身为龙血炼金产物,他在死后化为了最强的骨龙。
现在他袭来了。

安迷修平常不喝酒。

筋疲力竭后他坐在巷尾,打开了雷狮送他的啤酒。先朝身前洒了一圈,用掉半瓶。
“敬你。敬你们。”他朝蓝火和龙举杯,是雷狮离开的方向。“干杯。”
然后他一饮而尽。

后记

安迷修整装待发,被一锤敲得头差点儿飞出去,手忙脚乱地稳住。他不太习惯新盔甲,总觉得视野太窄。

雷狮:你来得也太快了,本大爷对你很失望。

他们已化为亡灵一员,正随大军开向中廷。队伍里到处是熟人,巫妖鬼狐,僵尸新娘莱娜,死亡魔女凯莉,骨龙嘉德罗斯离群索居,远远地飞在云翳中。

卡米尔不在,也可以说他永远与雷狮同在。血缘加护是献祭魔法,但并非献祭与神获得神之加护,而是直接将自身献祭与被加护者,肉体也好精神也好甚至存在过的痕迹也好,一丁点儿不剩地全都奉给了被加护者。雷狮还在的时候人们还记得卡米尔,一旦雷狮在一界死亡,死亡的那刻那界的人们就会瞬间忘掉卡米尔,世界失掉他存在的痕迹。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