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园石玫瑰
滴血旧白骨
漫漫杀人夜
喑喑待晓天

雷安花吐

存一下,大概是个神经病短篇


“雷狮你他妈——”安迷修摁着男人的脸把怼上来的嘴拨开,“不要在吐花的时候亲过来!”

“没问题,我今晚吐的是啤酒花,”雷狮竖起大拇指,眼里星星自信一闪,“而且美味无比,亲测吃不死人。”

“信你有鬼了。不要以为摆出不二家的美味脸我就会上当。”安迷修满腔愤懑地扯着身上的病号服,“谁昨晚说是百合,结果塞了我一肚子罂粟的?”

“你又不是因为这个进医院。”而且你爽得要死。

“被花呛休克更丢人好吗!”

*****

上等金边皇室玫瑰的花苞,在雷王星只有宫廷花园才有权种植,尽情享受这份象征至上荣耀与至高冠冕的香气吧,送你泡茶。

真可疑……不是你抢来又发现发霉——等等,这味道……安露出被惊艳偷袭得手的神色,哪儿来的?从你老家顺出来的吗?

雷狮看着他剥下一片花瓣含住试味,才迤迤然打个响指。

我吐的。

噗——!

含回去!咽下去!不然老子杀了你!

呜呜!唔呒呜呜唔呜呜!(手拿开!咽下去也是个死好吗!)

放心唾液胃液还有一点儿胆汁都事先洗干净了还用你大爷尊贵的九天神雷小心翼翼地消毒烘干过瞒住食药监局绝对没问题——

更恶心了!公然毒杀吗!我宁愿爽快点儿被雷劈死!

怎么样,有没有想吐的冲动?

安迷修打了个嗝。

哈哈哈哈!雷狮大笑,现在我们都是这蠢病的患者了!

卑鄙小人。安迷修骂道,静静等待喉咙深处涌上他的处女花。好吧,他想,如果非要吐的话,请来一朵鸢尾吧。

大眼瞪小眼。半小时过去了。骑士体内不仅毫无波动,还有点儿饿。

雷狮志在必得的笑容变成了WTFk。

“你没有暗恋的人?”

“我……”

“我雷狮都中招了而你居然没有暗恋的人?”

安迷修也一脸懵逼:“我居然没有暗恋艾比小——”

雷狮一拳砸在了他面前桌子上。

*****

没啦∠( ᐛ 」∠)_

2018-02-24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