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园石玫瑰
滴血旧白骨
漫漫杀人夜
喑喑待晓天

【霍游】【R18】蛟毒

霍游同人:蛟毒

分级:分歧一PG-13(R15);分歧二NC-17(R18)

概述:霍少蛟毒发作,使用油耗子来清♂热去♂火。

PWP一发完结

警告:非自愿啪啪啪   严重OOC   水诀不科学使用   渣作者恶趣味  详细【哔——】描写  

请确定自己可以接受,由此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烂楼主不接受任何拍砖不承担任何责任╮(╯_╰)╭

首发贴吧

弃权声明:他们属于黑一姐,不属于我。

以上。

 

尽管游浩贤从没明说,但他承认霍琊的眼睛十分迷人,清亮,自信,或者金桔皮,传说中西方龙类PIKAPIKA的收藏品,再到文艺范儿十足的金色湖泊,白鸟飞翔时披在羽翼上的阳光,羲和神春日里的微笑,所有跟金色沾点儿边的褒义词都可以堆进他的瞳孔中。它们平常都充满了冷意与嘲弄,也许正因如此,当那双眼睛卸下防备望过来时,就像望着整个世界般令人无法抗拒。

 

而这个世界里从来只有他一个人,游浩贤十分清楚这一点,甚至为此有过几分原因不明的窃喜。他不明白这份感情的来源也知道它不该出现,但那些轻甜的小想法总是像水中气泡般压抑不住地从他心底冒出来,撑得他左胸里那玩意儿轻忽得像是要飘到天上去。

 

直到在神炎国,龙半敛着眼里浓郁的金红,靠在凤凰膝上淡淡地对他说:“出去。”

 

游浩贤端着药碗的手抖了抖,凤凰妹子猩红的眼带着笑意望过来时他只觉得喉咙里也是那个颜色了。他面无表情地把碗往石桌上一磕,粘稠的棕褐色药液荡到边沿溅出了几点。

 

他抬眸看了霍琊一眼,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

 

霍琊……有点儿不对劲。

 

用他留了十几年的辫子打赌那条龙在正常情况下几乎不用这么渣攻的口气和自己说话,那外硬内软的傲娇货大概是遇到了麻烦怕牵连上他。何况那双半阖眼皮下越发沉郁的血色他看的真真切切作不得假,那是金色无论如何也掩不住的张狂狠辣,独属于黑蛟,偶尔扫来的余光都能让游浩贤窒息般寒毛直竖。

 

霍琊需要帮助,理智这样告诉游浩贤。他也需要我,而直觉这样告诉他。

 

后来事实证明了这一点。以他无论如何都意想不到的方式。

 

入夜之后,奏和小律蜷在一棵老树下相对而眠,(虽然绿毛时不时抬起眼皮偷瞄妹子的睡颜……话说离睡着的小律这么近这货也是蛮拼的),游浩贤坐在石头上偶尔用树枝扒拉扒拉面前的火堆,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托着下巴发呆。这个时间段该他守夜,他要做的所有事就是瞪大眼睛保持清醒等羽灰过来换下班后再抱着匕首打一个不安稳的盹。

 

旅行时他总是与霍琊背靠背一同入眠,但黑龙现在身体不适,为了方便治疗(也许还有其它隐情)总是和羽灰呆在一起。自那之后他再没睡过一个安稳觉。虫鸣、叶落、寒鸦暗啼、晚风逸散、夜色的流动光的离去,不属于他的一切,即使困得思维滞涩眼睑粘连,他还是会在林风拂过时捏着匕首从朦胧的意识中乍然惊醒,挂着睁不开也合不上的眼皮与一脑袋睡意迷迷糊糊捱到太阳升起。

 

焦柴噼里啪啦地爆裂开来,浮尘一样的火星穿过他的眸光飘摇而上,旋转着散在夜空里。脚步声由远及近,接着他腰侧一热,有人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是羽灰。

 

游浩贤沉默着捅捅树枝,火焰上方爆出一蓬黑烟。

 

羽灰轻笑了声,素手一压,火光便重又变得温婉明亮。她把肩头落下的发丝拢至耳后,动作如翻花一般说不出的闺秀翩然雅致大气。她望着起伏的焰光半晌,突然转过头来问了句:“不甘吗?”

 

游浩贤愣了愣,羽灰的问题没头没尾又不清不楚。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是在说霍琊。

 

他眯起眼笑得冷冰冰的,就像与霍琊重逢前的大部分笑容那样:“与你何干呢凤凰大人。”

 

“说的也是。”神炎皇的侧颜在夜色火光下明明灭灭。她转回头去,淡淡道:“可我不甘。”

 

“……”游浩贤想了半天也没懂她指的是什么,反而自己觉得疲惫不堪,脑内的虚无感泥沼般没过他的意识。他摇摇晃晃站起来,丢下一句“我去睡了”就摇摇晃晃走向不远处的老树下。经过羽灰身边时,听到她轻不可闻的低语。

 

她说:“霍琊需要你。”

 

 

 

游浩贤抬手拨开一截枯枝,回头看了看反方向的老树,叹了口气。

 

他还是过来了……去看看霍琊。

 

就一眼。他对自己说。

 

此时人类对他的命运全无所知,他永远也想不到就是这一眼,把他拉下了深渊。

 

目的地是一块巨大黑石的侧凹陷处,那里背光、阴凉,还闷着几分神炎国濒临灭绝的水气。天知道他们在这热带雨林皮沙漠戈壁芯的鬼地方转了多久才找到一处足够偏僻、隐秘的荫蔽。本以为解决了热衷于自杀式炸弹袭击的双马尾妹子后就可以开着潜行一路破关的,但谁也没想到,队伍的最强者——黑龙霍琊——成了最先倒下的那一个。

 

这个不科学的事实让跟霍琊比跟爹娘——好吧这个不算,比坎博录还熟的游浩贤细思恐极,他确定不是事有蹊跷,就算自己几十年白长脑子了。但作为黑龙为数不多、或者说唯一的挚友,他竟然对霍琊的状况像个盲聋般一无所知像个配角般束手无策。这个认知令他沮丧。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人类在实际行动上总是显得很无力,而口头安慰在这种时候没有任何意义。

 

“……哈……”

 

游浩贤猛地顿住脚步。他慢慢伏低身子,侧耳倾听。光透不进来的森林里树影横斜枝桠交错,他保持着戒备姿势静立了一会儿,终于渐渐从气流呼啸中剥离出一丝细微的异样。

 

那起初只是一种违和感,现在它在人类耳中缓缓露出真面目来——一阵喘息,混在风和叶的厮磨中,在森林偶尔死寂的间隙怒刷存在感。

 

——不对!游浩贤瞳孔一缩,并不是他辨认出了喘息,而是喘息正在接近他!现在气流疾速刮过喉间的不自然声响已经盖住了林中暗风,伴随着毫不遮掩的脚步声与衣料摩擦在他左前方越放越大。他屏住呼吸,在眼前灌木丛开始抖动时“锵”的一声把短刃抽了出来。

 

聊胜于无,战五渣默默安慰自己。

 

枝叶被拨开后一道颀长的黑影渗了出来,一举一动都带着股缺乏生气的无机质感。尽管这副死人样怎么瞧怎么让人心底发毛,游浩贤还是在看清来者后大幅度松了口气,全身绷到快断的肌肉下意识地集中放松甚至让他有些站立不稳。很好,他想自己已经松懈到这地步了,如果对面的不是霍琊恐怕他已经……

 

没错,是霍琊。但他的状态似乎不太好。黑龙紧闭着眼,没走两步就踉跄着一把撑在树上。他喘得厉害,呼吸剧烈得像是快要撕裂喉管。游浩贤眼尖地看到一颗冷汗从他颊边滚下来,反着森白的光贴着青色血管滑过苍白脖颈落进衣领消失不见。

 

……怎么看都不只是单纯的半夜内急爬起来找不到厕所然后憋得面若冠玉双颊飞晕弱柳扶风娇态盈盈……吧?

 

——就算是【笑】,也不能放着不管。

 

游浩贤把匕首回鞘,快步赶了过去打算扶他一把。他一手搭着霍琊的肩,另一只手穿过他撑树一侧的腋下准备将对方半抱着架起来。没成想就在这时霍琊突然发力,游浩贤躲闪不及,就着这个拥抱一般的姿势,被他毫不留情地压倒在地。

 

他的后脑狠狠磕在一角岩石上,人痛得眼前一黑嚎都嚎不出来,只觉发间一片粘腻湿热,再来就是铺天盖地的晕眩和翻江倒海的恶心,连带身上这具无比熟悉的躯体也变得沉重如山,压得他全身挤作一团般难受。

 

游浩贤心道糟糕,别是伤到了什么要紧地方。他咬着牙忍住不适试图推开倒在身上的霍琊,后者的头部刚好埋在他颈窝里而龙发间生出的硬角之一更是直直顶住了他的下颌,说实话真特么的疼,不比脑袋后头的差多少,所以他只能费力地向后仰去,献祭一般地将最脆弱的颈子呈到龙面前。

 

不知是不是伤到头部的缘故,游浩贤浑身无力,勉强抬起的手臂只是堪堪扶在霍琊肩头便无法再进一步。他刚想咬牙再加把劲儿,又感到颌下一松,却是霍琊恢复意识从他身上撑了起来。头颈一下轻松了许多,游浩贤松了口气,手也后力不济从黑龙肩头滑落,却在半空被对方捉了腕子一把压过头顶。

 

游浩贤⊙_⊙,有那么几秒钟他的反射弧停止了工作。

 

直到霍琊低头在他脖颈处裸露的皮肤上啃咬起来。

 

游浩贤试图催眠自己这货只是饿迷糊了,但在霍琊把爪子伸向他的腰带时他知道自己失败了。什么自欺欺人都没用,他无意间瞄到龙状态异常的下身后脑子里“轰”地一声,偏过头死命挣扎起来。

 

“霍没牙!你干什么!”游浩贤两腿乱蹬着大喊,“有病不吃药半夜乱发情?别逗了找你家羽灰去!”

 

霍琊一顿,慢慢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猩红的一眼。饱涨着血意的一眼。他艳如盛霞的瞳轮里挤压着残酷暴虐嗜杀强欲挤压着黑蛟所拥有的一切,坚硬如铁没有半分感情,滚烫的色泽几乎把人类冻伤。

 

在那样的眼神下游浩贤浑身僵硬,全身血液像是一寸一寸凝固成冰。托这个的福他好歹是稍微冷静了些。他只是个人类,而对方是世间最强的黑龙,力量属性点差了不止一个数量级,他像个贞节烈妇似的胳膊腿乱晃搞不好还会擦枪走火。像个人类一样思考,游浩贤告诉自己,然后得出一个结论:他得来阴的。

 

“等等霍琊,”他停止了挣扎,微微喘了口气,像只小猫一般乖顺地躺在龙身下,又轻轻眨了眨眼,才鼓起勇气直视对方燃烧的冰冷的瞳。

 

偏过头时扯动了后脑的伤口,他猛地倒吸口冷气,眼眶一热差点儿丢脸地落下泪来。

 

真你妹疼啊。游浩贤在心里TAT,而他还得温言软语地安抚身上那头饥渴的龙。

 

“霍琊,霍琊,”他轻声唤着,嗓音像林间掉落的羽毛,“你看着我,”他抬起眼,细睫微颤,“我是游浩贤,你还认得么?”

 

现在这个人类被龙压在身下,别着一臂,长发散乱,眸子湿润(疼得),修眉蹙起(还是疼得),略略喘息(都是疼得)。显然他很难受,但他全无反抗。他的身子温暖柔软,他用沾满水气的幼猫一样的眼神楚楚可怜地望着你;他用不安无力的受害者一样的嗓音问你还认不认得他。

 

认不认得?

 

认得。当然认得。

 

龙本性淫。这副姿态即使趴在他身上的是金瞳的性冷感他都难逃一劫,更别说是两眼冒红光的性饥渴。游浩贤的安抚一点用都没起,霍琊眸色一深,直接低头就对着那两片嘴唇啃了下去。

 

“唔唔——!呜……”龙的力道没有半分温柔可言,比起接吻更像是撕咬,没多久游浩贤就感到嘴上一疼,铁锈味充塞了口腔。霍琊的舌头强硬地顶了进来试图撬开他的牙关。或许这是个机会,游浩贤想着,顺从对方的动作微微放松了下颌,黑龙立刻长驱直入在他口中攻城略地。而趁他注意力集中在强吻青梅竹马时,游浩贤使出全身力气将空余的手探向腰间匕首。只不过等握住了鞘,他又犹豫了。

 

虽然不太可能但万一伤到霍琊……

 

他松开匕首,转而摸向坎博录的媒介——八卦。

 

但这一迟疑导致他错过了最佳时机,霍琊察觉到了他的小动作,他的手刚一碰到八卦就被龙狠狠攥了腕子拉到头顶和另一只握在了一起。霍琊压得死紧,游浩贤本就虚软无力,这下上半身更是动弹不得,躺在冰凉的地上活像一条待宰的鱼。

 

他内心默默泪目:这教科书级的强【哔——】体位……霍没牙以前咋没看出来你好这口……死闷骚TAT

 

霍琊指尖一挑把八卦勾了下来,手一扬扔出老远去。他又盯着游浩贤腰间的匕首打量了半天,“锵”的一声把它抽了出来,腕子一抖挽了个漂亮的刀花,“哧”地划开了身下人胸前的布料。

 

游浩贤只觉颈上一凉,随后灼热和疼痛攀附了上来。霍琊一口叼住他的喉结,又舔又咬,一路向下到锁骨到前胸都被他吮吸得青紫斑驳。游浩贤发出喘息,疼痛挟另一种异样的酥麻攫取了他所有的神经。他身体紧绷着,因恐惧和不安而变得异常敏感。霍琊四处游走的舌头在他内部种下火焰,很快他就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龙的手沿着碎布向下摸去。

 

游浩贤绝望地闭上了眼。

 

【结局分歧:PG-13】

 

他脑海中又浮起那双红瞳来,带着冰冷的噬人的疯狂,即使在一片黑暗中隐晦但强烈的欲望也压得他呼吸困难。他又想起龙的金眸,清亮剔透,自信而自持,或许这么说有些可笑,但他就是觉得它们不似人间有。

 

……这是霍琊……

 

他喉头一动,把一声呻吟压回腹中。

 

这怎么可能是是霍琊……

 

游浩贤一激灵,这个想法以燎原之势迅速充塞了他的全部思维——

 

这怎么可能是霍琊?这怎么可能是霍琊!

 

没人比他更了解那条龙!那闷?骚货在这种事情上绝不会用强!

 

他猛地睁开眼,聚起全身的力气冲龙的胯下送上一记毒辣的膝撞。

 

那是人类从未有过的快准狠,过近的距离即使是世间最强也反应不及。游浩贤的膝盖正中红心(XD~)然后他趁黑龙吃痛的空档将两手挣脱了出来。

 

他也不知哪儿来的胆子,没有逃跑没有来阴的也没有捡回被扔在一旁的匕首——他给了霍琊一拳,上勾,撞得自己关节断了似的疼——然后揪着他的领子冲他大吼:

 

“姓霍的你TM给我醒过来!”

 

霍琊直直望着他,血眸里杀意翻涌。但他没有任何动作,甚至在殷红之下闪现过一丝动摇。这让游浩贤看到了些许希望。他无意识地扯紧手中布料支起上身,两人的鼻尖几乎撞在一起。

 

“听着,”一瞬间他克服了所有恐惧瞪进龙的双眼去,“我不管你是突然觉醒了什么里人格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还是脑子泡在什么糟糕的东西里——”他咬牙切齿,“你TM是霍琊!世间最强!你不会也不屑于干这种事!这TM还用我教你吗!”他稍喘口气,“你不是这么想的对吧,所以你也不能就这么放任意愿被践踏尊严被诬蔑!拿出你死冰山死傲娇的气势来!你难道就甘心用这种方式上我?像个胆小鬼一样缩在不知道什么东西后面?别做梦了——”他恶狠狠地拽过霍琊的围巾,“你甘心我还不甘心呢!”

 

说罢他揽着霍琊的脖子,一口吻了上去。

 

霍琊的身体滚烫而僵硬,他似乎愣了愣,接着游浩贤就被龙的双臂箍得死紧。霍琊的回应铺天盖地排山倒海,但他扫过人类的牙齿后又把他唇上的血细细舔舐干净。游浩贤感觉到了他轻微的颤抖,像兴奋又像恐惧。

 

他直视着霍琊的眼睛,凛烈的血色之下挣扎着渗出了一点澄金。

 

霍琊猛地放开了他,他揪着人类的衣领提起来一把推出去老远。游浩贤踉跄两步跌坐在地上,看到霍琊慢慢弯下身,捡起了他的匕首。

 

然后他把刃口一翻,将另一只手狠狠钉上了树干。龙血不要钱似的汩汩淌下来。

 

游浩贤瞳孔一缩:“霍琊——!”

 

“走!”霍琊怒吼,嗓音火燎了一般暗哑痛苦,“我控制不了多久——快走!”

 

“……”游浩贤深深望着他,竭力站起来朝林子深处跑去。他脑后的伤还在渗血,衣服也破破烂烂,乱发被风吹得散开,像一尾窜进海沟的白鱼。

 

他在消失于丛林间之前回头看了霍琊一眼,黑龙俯身喘息着,望不见表情。

 

……

 

霍琊感受着人类远去的气息,疲惫地靠在树干上。

 

体内的火还在烧,他眼前一阵阵昏黑。透过迷离的视野他看到自己拔出了匕首,甩着一手淋漓的鲜血送到嘴边。腥气、铁锈味、舌上甜香粘腻的触感再次点燃了他。他眯着眼,眸前一片血红。

 

他觉得自己正在消失,在燃烧殆尽。

 

直到一抹白撞了进来。

 

是游浩贤。他去而复返。

 

这个蠢货!

 

他拼尽全力拖住自己的身体,却也只能让它看起来像只磨损的老旧木枷。他从未这么无力过,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人被自己袭击,感觉糟透了。他连自己都阻止不了,只能在意识全部消失之前,挣扎着再看一眼游浩贤。

 

现在人类近在他眼前了。

 

“我不会丢下你的。”他听到对方混着喘息的宣言,虚弱却坚定。

 

 

 

游浩贤定定凝视着霍琊——

 

然后他举起了手中的八卦。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生平第一篇肉……分歧二请戳 http://pan.baidu.com/s/13y1lW 密码: ilri


祝用餐愉快~


2014-11-27
 
评论(88)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