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园石玫瑰
滴血旧白骨
漫漫杀人夜
喑喑待晓天

【AC1】【史丹利的寓言AU】阿泰尔的寓言——一次失败的片头动画

《刺客信条》史丹利的寓言AU,《阿泰尔的寓言》 

 

写给某些油盐不进的无情混蛋,我本想用安利狠狠鞭打他们的,圈人时才发现没一个有LO……嘤。

 

※OOC

※中度剧透橙色预警

 

无CP?我也不造,只有MA出场请大家自由地……

 

其实它本来是愚人节贺文。

 

 

阿泰尔的寓言——一次失败的片头动画

 

 

阿泰尔醒来时脑子有点儿懵。

 

他没见过这儿,他非常确定。这儿的墙这么白,只有大马士革富人区那头跑着比滚着快的猪家里才有这么白的墙。还有桌子(如果那是桌子的话),它的材质和他见过的任何一种木头或石头或金属都不同。他推了把椅子,椅子一下子平移出去老远,他以前也从没想过椅子下面可以装轮子。接着是墙上的挂钟,样式很陌生但他莫名其妙地知道那是挂钟。桌上的方玩意儿叫电脑,黑的叫显示屏绿的一闪一闪的叫光标下面一片白板子上面长满同色小方块的叫键盘。别问他为什么知道,就像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身为叙利亚公民的自己能跑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一样。

 

……那些小方块看起来很让人有摁一下的欲望。

 

阿泰尔是时刻牢记信条的好刺客,比如这种情况组织的教诲就一直萦绕在他脑中:万事皆允禁忌无禁爱咋咋地,他想。那个“A”好像手感不错。

 

他逼近了“A”,正要下手时——

 

屏幕上突然出现一行字:请按下“M”键。

 

……阿泰尔看懂了那行从没见过的文字。

 

万物皆虚真实无真要啥啥没。出于本能,他把除“M”外的所有键都摁了一遍。

 

“我就知道,这个蠢货。”

 

阿泰尔警觉地抬起头来环视四周。刚刚有人说话了吗?

 

房间里空荡荡的。这儿一目了然没有任何可以供人藏匿的地方。保险起见他又开着鹰眼检视了一遍,然后惊讶地发现视野中的所有东西都发出了红光。

 

全部、整齐划一地闪着红光。阿泰尔被晃得眼疼。

 

这个房间对他有敌意,他得出结论。但这怎么可能?也许一个泳池会对人类产生敌意,但一个房间会对人类产生敌意么?一个房间?他对自己精神状态的信心动摇了。

 

“即使是阿泰尔也对鹰眼中的景象感到了荒谬。啧啧,‘即使’这个词用得真好。”

 

这次阿泰尔确定自己听到有人说话了,还是个熟人,他对这个人中东味儿的“Novice!”产生的心理阴影面积约为9平方厘米。

 

Malik?他试探性地叫道,但他没有听见自己的声音。

 

“啊没错是我。别看了我不在这儿,也别试着说话因为建模的时候没设定你的表情。但我可以友情提示你这个地图中有个彩蛋,如果你找到了也许可以解锁一个隐藏表情,我找找名字…… *翻页声* 有了,叫‘大白牙’,还有效果图,哈哈哈哈这个真适合你。”

 

……

 

“怎么了我真心的,我真心觉得很适合你。”

 

你以前有这么多话么?阿泰尔在心里想。然而马利克像是真的听到了他的问题。

 

“好像没有。也许是我找到了合适的话题?”

 

阿泰尔顿时有了危机感,不能让马利克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他瞅了瞅红光闪闪的办公室,机智地开了个新头。

 

他在心里问:马利克我接下来该干什么?你也看到了这个房间对我有敌意。

 

“睁大你的眼睛novice,仔细看看键盘。”

 

阿泰尔照做了,然后他看到一片红光里埋着一点儿烛火般的金色。

 

这情况很熟悉,他想。他还记得有一次一个甜不辣的头儿召唤了一群甜不辣发表重要讲话,而他的任务就是趁下面的甜不辣们补觉的补觉开小差的开小差时威武雄壮地干掉那个头儿。这不是什么难事儿,他完事儿后还多快好省地顺手捅了几个肾。

 

他凑近键盘看,发出金光的是“M”键。

 

他又看了看屏幕,还是“请按下‘M’键。”

 

阿泰尔整个人都有点儿不好,他对服从命令天生就有抵触心理,马利克管这个叫“永远的叛逆期”,他的粉丝们管这个叫“永远的17岁”(听说带头的还是个会发光的甜不辣),不过他从没在意过自己除了“Novice!”外的绰号。况且在卡达尔惨死好友残疾决裂后他已经尝够了叛逆和自负的苦果,连杀九个圣殿骑士并手刃曾亲如父师的阿尔穆林让他学会了思考和控制自己。踏着亲友鲜血的成长让他痛苦万分,也让他的敌人恐惧万分。

 

然而现在他引以为傲也引以为痛的自制被弱化了,而完全陌生的环境似乎又诡异地把他的叛逆性格放大了无数倍。他觉得身体深处有股力量,这股力量控制着他,阻止他按下“M”键。

 

但他相信鹰眼,也相信马利克。最重要的是,自从所罗门神庙事件后,他就不敢只相信自己了。

 

阿泰尔按下了“M”键。

 

“……”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好像听到马利克发出了一声叹息。

 

光标闪了闪,屏幕上又多出来一行字。

 

请按下“A”键。

 

与此同时在鹰眼中“M”与“A”键颜色交换,前者表现出敌意,后者成为了目标。

 

阿泰尔拗不过本能又把“A”外的键盘砸了一遍,没见反应,他只好认命地按下了“A”键。

 

然后屏幕上又多出来一行字:请按下“L”键。

 

阿泰尔按下了“L”键。

 

请按下“I”键。

 

阿泰尔按下了“I”键。

 

请按下“K”键。

 

阿泰尔按下了“K”键。

 

这时马利克开始说话了。

 

“这是一个名叫阿泰尔的男人的故事。”

 

阿泰尔停了下来,疑惑地抬头望向天花板,尽管那里空无一物。

 

“别停novice,我说什么你都不要停,摁你的就是。我已经擅自改了一、二、三、四、五……五次台词了,让我把开场白好好念完行么天才?哦,算上这次,六次了。”

 

阿泰尔乖乖地继续按,他可不想听马利克的嘲讽,那太痛苦了,对精神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比起来他更愿意被阿尔穆林捅肾。

 

马利克清了清嗓子,重又开始。

 

“这是一个名叫阿泰尔的男人的故事。”

 

“阿泰尔在一栋大楼里的公司工作,他是427号员工(employee No.427)。”

 

“427号新人(Novice No.427)的工作很简单……”

 

等等你刚刚是不是说了novice?

 

“舌头滑了一下。闭嘴novice,七次了。”

 

……我没张嘴。

 

阿泰尔很委屈,手抖按错了一个键。

 

“427号员工的工作很简单:坐在办公桌前然后按键盘上的按钮。”

 

“显示屏会告诉他指令:按什么按钮,按多久,用什么顺序按。”

 

“这就是427号员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工作,虽然别人认为这工作无聊到令人发狂,但是阿泰尔享受着每一个指令下达的时刻,仿佛他就是为这工作而生的。”

 

“阿泰尔是幸福的。”

 

不这工作蠢透了,阿泰尔发自内心地想,没有袖剑没有抱枕没有鸟瞰点没有干草垛的工作谈何幸福,要他乖乖按按钮还不如在他耳边单曲循环马利克的各色嘲讽,尽管可能一天都播不完一遍。

 

即使是我都觉得这工作蠢透了。马利克应该会喜欢这个“即使”。

 

“的确如此,让阿泰尔坐在这里恐怕他迟早有一天会把键盘砸个对穿,在他心里遵守命令大概只排在游泳后面,不要问我是什么排行,你们都懂。还有我确实喜欢那个‘即使’。注意,novice,八次了。你就不能安安静静坐在那儿摁会儿键盘什么都不要想吗?听听命令会怎么样?你想像以前一样擅自行动再用你特有的自大无脑害死所有队友吗!”

 

……

 

阿泰尔在心里沉默了。他无言以对。

 

“哦抱歉,抱歉我有些失控了,对不起我不该提起这些的对不起……该死。”马利克的情绪波动听起来有点儿大,“该死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不起阿泰尔,对不起。”

 

马利克是真的为失言而后悔,阿泰尔听得出来。没关系。他闷闷地想道,那件事是我对不起你。

 

他了解马利克,他知道现在的马利克不耐烦,而且急躁,前者是他们相处的常态,但后者不是优等生联络人的风格,一个正常的马利克会喜欢嘲讽他,但绝不可能只因为他胡思乱想就冲他吼出那段他们两人都不愿提及的、愚昧黑暗且充满伤痛的往事。他可以想象对方背着右臂疾步踱来踱去的样子,他被境况困住了,可能他们都是。

 

这里一定发生过什么,严重的、让马利克都无法冷静面对的状况。也许更糟糕,因为耶路撒冷区馆长向来对除他之外的所有事物都是稳重且充满耐心的。一定发生过什么。

 

可当阿泰尔试图回忆时,他发现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有些事马利克记得,他不记得。这令他不安。

 

“阿泰尔?阿泰尔?”

 

阿泰尔猛地回过神来,发呆时他的手就已经停下了,屏幕上绿光标孤零零地闪了很久,他赶忙准备恢复动作。

 

“不,不用按了阿泰尔,看看我前面的台词,这个开场白已经毁了,不会有玩家看到这样的开场动画还有游戏欲望的。当然也有你的功劳,不过我觉得自己应该负起大部分责任。”马利克的声音响起,听上去有点儿沮丧,“这么多次了我有点儿累,阿泰尔。我保证下次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阿泰尔感觉不太妙。这次?下次?这么多次?他有点儿不愿意去思考这几个字眼背后的含义。

 

“抱歉阿泰尔,我得重启。”

 

重启。

 

这个词感觉最糟糕。

 

阿泰尔在心里大声发问:重启?什么重启?等等马利克这到底是怎么回——

 

“然后一切都变暗了。”马利克说。

 

 

 

LOADING

 

 

 

这是一个名叫阿泰尔的男人的故事。

 

阿泰尔在一栋大楼里的公司工作,他是427号员工。

 

427号员工的工作很简单:坐在办公桌前然后按键盘上的按钮。

 

显示屏会告诉他指令:按什么按钮,按多久,用什么顺序按。

 

这就是427号员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工作,虽然别人认为这工作无聊到令人发狂,但是阿泰尔享受着每一个指令下达的时刻,仿佛他就是为这工作而生的。

 

阿泰尔是幸福的。

 

然而有一天,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这件事永远地改变了阿泰尔。

 

这件事让阿泰尔永生难忘。

 

他在屏幕前呆坐了很久,才意识到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显示屏连一个指令都没给出。

 

没人出面说明,没人让他去开会,甚至没人给他打声招呼。他这些年来从未在公司里遇到过这种事,这种只剩他一人的情况。

 

一定有什么东西搞错了。他很震惊,身体僵硬,阿泰尔发现自己在原地坐了很久。

 

但当他恢复了理智和知觉,他从桌子前起身,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TBC?END?

 

THE END IS NEVER THE END IS NEVER THE END IS NEVER THE END IS NE

 

 

预定还会写逃生结局和BOSS是个球结局……容我想想。

 

顺便《史丹利的寓言》神作求玩!入了坑咱们可以一起抱团取暖愉快地玩耍!

 

 思考过后撤了TSP的tag,觉得这种对作品的AU单纯被借用世界观设定的作品粉丝看到可能会不太舒服……决定以后写AU就打被借作品+AU的tag

评论(27)
热度(66)